欢迎访问核电工程设备研制咨询专业委员会官方网站
登录  注册 退出
   当前位置: 首页 > 核电资讯 > 核科普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

发布时间:2020-12-30 12:03:25

2020年进入尾声,这是始料未及的一年。我们对未来信心坚定,但不确定性的感受也空前强烈。

在日常工作和生活里,我们有时也会因为缺乏掌控感而感到压力山大。

那么有没有一种工作,能把不确定性消除到极致,获得极致的掌控感呢?

真的有!那就是操纵员。

人们每当提及航空,自然想到英姿飒爽的飞行员;每当聊到F1赛车,自然想到星光熠熠的车手;每当谈论核电,会想到有“黄金人”美称的操纵员。“操控”岗位作为各行各业的核心,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1)

不同于飞行员、赛车手所受到的万众瞩目和万千宠爱,核电厂的操纵员更多时候是默默无闻,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但国家、行业和公司对他们的要求并没有丝毫的降低,因为核安全由不得半点闪失,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2)

要在这样的高水平舞台上站稳脚跟、挥洒自如,不经过几年、十几年如一日的学习和训练根本不可能。

下边我们就来全面认识一下这个闪光而又神秘的人群,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控制核电厂的运行。

他的运动步数为什么遥遥领先?

几乎每个人在读大学时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等毕业以后就可以再也不用考试了。”如果你有一个大学室友有幸进入核电厂工作,加入运行部门,你可以负责任地恭喜他:

“好兄弟,醒醒,你的考试生涯才刚刚开始……”

在进入公司后的第一年,迎接他的是核电厂基础理论培训。反应堆物理、热工水力、机电原理、仪表控制等等,再加上一些基础安全培训类的课程,足有二十几门。比起上“大五”的节奏,有过之无不及。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3)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不得不向熟悉的“60分”挥手作别,因为运行人的字典里没有它,所有考试都是“80分”才算过。

当他靠着当学生的“惯性”,熬过了这一阶段培训和考核的集中轰炸,此时喘着粗气、“灰头土脸”的他,还只是一名运行预备人员。注意!是“运行预备人员”,连进入运行值的资格还没拿到,才刚刚走到运行岗位的大门口而已。

接下来,运行部门将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对他进行现场巡检培训。

如果你这位兄弟的运动步数突然在朋友圈里称冠,应该就是到了这个阶段。

两名金牌资深现操将带他学习现场岗位知识,熟悉厂房布局、认识运行图纸、定位核心设备、读取关键参数并识别现场风险点,“游历”核电厂的各个厂房、设备,每天“干货”满满。只有通过了现场巡检的考核,他才能拿到进入运行值的资格,并从此正式开始自己的运行倒班生涯,转入在岗培训的轨道。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4)

运行值设置了五大现场值班岗位、七个现场岗位授权,每个授权又分为初级和中级两个等级,共计1920个学时的在岗培训课程需要他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内学习完成并通过考核,这还不包括每一位运行现操必须要通过的、160个学时的中级运行培训和一些特种作业培训。

所以当他得意地告诉你他进了运行值后,准备大施拳脚时,你可以给他一个冷静而善意的笑容。

因为他的培训长路刚刚走出第一步而已。而且完成这2000多个学时的学习任务是在他的工作之余,现场工作先干好了再说。

只有成为一名合格的现场操作员,才有可能拿起模拟机房的鼠标。

想要走进模拟机房有多难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5)

电影《萨利机长》中有一段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美国联邦航空总署的事故调查小组通过一遍又一遍的模拟飞行,想努力地证明萨利机长在哈德逊河上迫降的决策错误,而最终也是通过模拟飞行击碎了人们的质疑,还机长以清白公正。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模拟机的重要性,但电影所展示的只是其应用的一个点而已,模拟机最重要的作用是在人员的培养和训练方面。在核电厂,其模拟机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不亚于航空领域,所以,相应的掌握困难程度也可想而知。

那怎样条件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模拟机房进行学习呢?是不是说通过了所有在岗培训考试,集齐了七大现场岗位授权就可以参加操纵员培训了呢?不可以!拿到授权只是一个必要条件,还必须能够通过部门的选拔才行。

选拔由需求决定,名额有限且不固定,所有满足参选条件的人都可以报名,因此竞争十分激烈。核电厂的运行工作不崇尚个人英雄主义,更注重团队精神,而这种素质恰恰不是通过考试来评估的,它是一个人在长期工作中的综合表现。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6)

所以想要参加选拔必须先过值长推荐这一关,因为值长最了解他的情况,也最清楚他到底适合不适合做一名操纵员。所以你的兄弟一定要努力干好本职工作、站好每一班岗,否则在这里就已经被淘汰了。

得到推荐后,运行部门将组织选拔考试,考试题目将囊括自他进入公司以来学过的全部内容,小到现场巡检参数、大到系统运行控制,横向延至机组的经验反馈,纵向拓展至对物理热工知识点的理解,总体上是对每一位参选人的记忆能力、理解能力和学习水平的综合测试。

可谓大浪淘沙,如果你的兄弟在这一步失败了,好好安慰他,他不容易,毕竟这一步会有将近50%以上的人淘汰出局。他将再次回到现场岗位,准备并等待自己的下一次机会。

如果通过选拔考试,就可以接受模拟机培训了吗?

NO!

还不能高兴得过早,因为接下来要通过高级运行培训才行。高级运行是核电厂培训课程的“终极奥义”,是操纵员培训中难度最高,范围最广、强度最大的理论培训。

该培训为160个学时的全脱产培训。所有的授课教员基本都是运行部门各运行值的值长、副值长,甚至运行处长,他们都是资深的高级操纵员,具有丰富经验的运行人。高运授课中,他们将结合工作实际,对核电厂的运行、控制、保护,反应堆物理、热工流体等进行一次全面深入的讲解。

你的兄弟在这段时间里,一定只会比上大学时自习更认真,甚至每天都在教室“闭关修炼”,因为这一关不能失败,通不过就意味着要从零开始,回归选拔的原点。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7)

能经受住高级运行的考验,他就拿到了模拟机培训的“入场券”。

一不小心就“打道回府”

《史记·廉颇列传附赵奢传》记载,“赵括自少时学兵法,言兵士,以天下莫能当。”然而公元前260年长平之战中,这位天才少年死于乱箭之下,赵国四十余万兵将被秦军所坑杀。

所以你刚刚拿到模拟机培训资格的兄弟,一定得在心里多默念几回赵括的故事,切不可蹈其覆辙。因为通过了高级运行考试只是证明他具备了一名操纵员应有的理论基础,而模拟机才是最接近实战的训练,“是骡子是马”还需要过了这一关才行。

操纵员的模拟机培训被分成了四个阶段,培训被分成了四个阶段,不得不提醒的是,他又多了四次“打道回府”的机会,因为每个阶段的考核不合格都会导致“Game Over” 。

这四个阶段紧密相连,各有侧重,从认识核电厂主控室开始,由浅入深地学习核电厂的正常运行、启动停止,以及各类故障和事故处理。这一阶段的培训的目标是让你掌握各个系统之间的关系,建立总体的运行概念,掌握不同情况下的应对手段和策略。培训形式是半天理论半天实践,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以面对“地毯式轰炸般”的信息量。

友情提醒!不要想着开小差,更不可投机取巧,必须练好一招一式,因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教员的掌控之下,当他发现谁有赵括同学的苗头,可以直接把“发配原籍”,以绝后患。

当他历经千辛万苦,经过百般锤炼,顺利通过了重重关卡。一定要好好恭喜他,他现在终于可以准备迎接这场最终的操纵员考试了!

操纵员考试分为机试、笔试和口试三大部分,全部通过才算合格。

机试时两名考生将在模拟机上经受机组正常运行、故障干预以及事件处理的考验,4个小时的持续心理高压一定会让他终生难忘。

笔试考核几乎包含了他来到运行岗位所学的全部内容,80页试卷,巨大的题量要求不仅要功底扎实、记忆准确,书写还得快速清晰。

如果做不到,很可能就见不到口试的考官了,因为只有机试和笔试都通过才能获得口试资格。

口试也是面试,三名资深的运行专家会结合机组运行实际提出一系列的问题,这一环节更考验他的应变能力、表达能力以及知识的深度和广度。如果此时他能做到和考官侃侃而谈,那祝贺他,他终于有机会和一众“运行老炮”们谈天侃地,诉一诉这几年来的“难忘历程”了!

怎么又变成了一个“小白”

看过《士兵突击》吗?还记得许三多和成才满怀憧憬地来到“A大队”,以为可以从此开始自己作为“兵王”的美好生活时,没想到他们却成了“老A”眼里的“南瓜”。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让队友以命相托的水准。

核电厂运行团队的人对于自己队友的要求是极为挑剔的,因为这里就像《士兵突击》中的“A大队”一样,在值班的这8个小时里,作为一名操纵员,如果不具备独挡一面的能力,那么对于团队的所有人来说同样是“不被接受的”。

通过了操纵员考试只是说明他已经具备了做一名操纵员的基本技能,掌握了基本的工作方法而已,能够真正游刃有余地控制机组并执行日常的工作任务,还需要通过真实机组的检验和不断地打磨才行。

所以从考场归来,重返倒班序列后,他的角色是“影子”,没有岗位授权,更不具备操作权限,只能跟随在岗的主控操纵员学习,从主控巡检、钥匙交接清点、打印装订操作票等等这些最基础的工作做起,至少三个月。

在这三个月中,团队将对他的实际工作能力进行全面的考察和检验,值长将关注他每天值班的表现,并按照主控室操纵员的岗位要求进行衡量和纠偏,定期给出工作和学习情况的评价。

三个月过后,如果他的表现过得了值长的“法眼”,就可以参加处室组织的岗位授权考试了。本次考试内容是对“影子培训”期间学习效果的检验,由运行部门负责人和值长组成的考官组将从“实战”角度对他进行综合考量。通过了则授权上岗,通不过就只能回去继续当“影子”,努力学习并等待下一次授权的机会。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8)

所以不要以为当“影子”是一件容易的事,核电厂操纵员的影子不仅要做到“亦步亦趋”,还要做到“举一反三”。否则“小白”就永远不能成长为合格的“老炮”。因为这三个月他所能接触到的工作非常有限,甚至连机组状态都没有变过一点,如果没有主动思考,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再次被淘汰出局。而如果不幸被值长识别出他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角色,可能他的操纵员生涯也就从此结束了。

可即使通过了“影子培训”考核,当他真真正正坐到主控室操纵员的那把椅子上,会发现仍然有太多挑战在等待着他。

考“高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拿破仑曾对士兵们表示:“每个法国士兵的背包里都装着一只元帅的权杖。”这也是今天为人们所熟知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原话,依旧充满魅力,仍然在鼓舞着万千众人不断地追逐和实现自己的梦想,为获取那根属于自己“权杖”而不停地努力着。

对于核电厂运行人来说,高级操纵员执照就是“背包里的权杖”,有了它才有资格、也才有机会做核电机组运行的“指挥官”。可是从想要得到到真正得到,上面所经历和付出的还远远不够。

你的兄弟如果通过了上面的重重关卡,也一定有一个高操梦。他首先得从一名合格的操纵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把自己手中的每一份工作都做好,让团队甚至让自己都能觉察到自身的成长。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操纵员,无论机组处于什么状态,都必须严格按照规程和规范把各个系统设备都控制在安全之中,不可以也不允许失误。

所以,每一名操纵员都必须时刻保持精力充沛、求知若渴,使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并积攒参加高级操纵员资格的选拔资本。

两年后,当他的精神和身体都经受住了重重考验,可以游刃有余地执行一切控制操作时,就可以做参加高级操纵员培训的那50%的“幸运儿”了,因为同操纵员选拔类似,不是所有的操纵员都有机会考高级操纵员,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每次被淘汰出局的另一半人,只能继续在操纵员岗位上磨练,等待属于自己的下一次机会。

如果说操纵员考试是《行路难》里的“欲渡黄河冰塞川”,那高级操纵员考试就是《蜀道难》中的“可以横绝峨眉巅”了。

因为,模拟机培训和考核标准大幅升级,操纵员培训的目标是给你规程你能做好,高级操纵员培训的要求则是没有规程一样要做好,不光自己做得好,还要能指挥操纵员做得好;笔试考核难度大幅升级,除了所有的知识点比操纵员考试难度更深一层之外,还增加了关于运行技术规范和法律法规的考核。

当成功通过所有关卡,他带着些许激动和怅惘、些许留恋和不舍将培训教室中厚重的学习资料一一带走时,一定会为自己曾经的奋斗和付出所感动,那种感觉是复杂的,相信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的懂。

与机组同呼吸共命运

20世纪80年代,中国首批送到国外进行操纵员培训的核电运行人员,他们所花费的培训费用,与他们同体重的黄金价值差不多,故而核电厂的操纵员也从此多了一个“黄金人”的称号。

核电技术在发展,核安全的标准也越来越高,而今天的核电运行人就是要在更高平台、更高的标准上来完成自己的工作。

不必黄金等身,但他们一样闪着光环。

如果把考操纵员的过程比作一次攀登,那么,从事操纵员职业就是从一个峰顶向更高的峰顶不断前行的过程,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从核安全文化角的度来讲,这就如一个逆水行舟的过程,不进则退。换句话说,不停歇的努力、对卓越的追逐是每一个操纵员、高级操纵员肩上的使命。

因此,即使已经身经百战,也必须不打折扣的完成每一次的复训任务,把技能打磨得更加纯熟老道;即使已经身居值长重位,也必须认认真真地参加定期的基本功考核,让自己的知识库保持新鲜充盈。这也是为什么在运行岗位上经常看到,很多操纵员一旦闲暇下来就会翻阅规程和图纸;运行值为了完成好计划的工作选择集体加班进行演练;负责机组大修的操纵员和高级操纵员没日没夜地奋战在生产现场……

核安全,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警醒着每一个核电从业者要时刻紧绷安全这根弦,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控制核电厂的运行?(图9)

作为核电厂的运行人,作为直接操控机组的“舵手”,从拿到操纵员执照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与核电机组这个复杂精密的系统同呼吸、共命运,必须用心去对待自己的工作、去呵护手中的机组。

来源:中国核工业 

CopyRight © 2020-2021 核电工程设备研制咨询专业委员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19460号